探本溯原 Walk into Tradition

說到原住民舞蹈您想到是什麼?是一群穿著族服的人在台上舞動身軀嗎?
TAI身體劇場團長——瓦旦 • 督喜,卻在剛成團的幾年讓舞者穿上現代式的T恤、長褲上台,這個行徑看似反骨叛逆,但他要表達的是更深層的內涵與思想,就如同他所編的舞蹈沒有精準排練的動作,有的是蘊含其中的人生哲學和散發在舞台上的文化精神。

探本溯原 Walk into Tradition

「當原住民不穿著族服時,他,就不是原住民了嗎?」或許就是因著這個疑問,在TAI身體劇場裡族服並不是他們舞蹈中的必備條件,跳得多厲害其實也並不是多重要,那什麼才是重要的?是去溯源、去了解,是有沒有興趣親自到部落跟老人家學習。


瓦旦 • 督喜,TAI身體劇場的團長,並不是舞蹈科班出身的,讓他開始跳舞的原因是因為一滴淚,一滴當初還是高中生的他在台下仰望著原舞者舞台所流下感動的眼淚,也讓留著太魯閣族血液的他在聯考後打了通電話給原舞者舞團,在這之後他也成為其中一員了,更在之後成為原舞者的團長。
待在原舞者久了瓦旦覺得自己也該去看看其他東西了,但在離開原舞者後仍然會叫上幾位也離開原舞者的老夥伴們一同接案創作、表演,而TAI身體劇場也就在不知不覺中漸漸成立了,在TAI身體劇場裡團員們幾乎都是認識10幾年的好朋友,來自台灣各地的團員,現在都為了跳舞與原住民文化聚集在瓦旦的故鄉——花蓮,那裡有個他們稱之為「工寮」的藍綠色大型鐵皮屋,在工寮裡他們不只創作、練舞、工作也休息玩耍、烤火炊飯,與其說這裡是排練場倒不如說這是像他們生活裡的一部份,大家也在工寮的附近一起租間房子同住,相處久了彼此之間都有一定的默契了,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知道對方要幹嘛,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就像一個部落集體般的生活著。



為了創作還是為了部落?
在每排一齣新舞作時,瓦旦和團員們一定會到部落做田野調查,身為編舞家的瓦旦進部落前一定會先架構自己的想法,但當他們進到部落的那刻,他就把這些想法都丟掉了,「如果我是為了創作而去部落拿他們的東西,那源頭就不對了。」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進部落後不是威風凜凜的把老人家聚集起來,而是把自己當做族人晚輩般,老人家去哪他們就跟到哪去,人家下田耕作他們也一起去幫忙,在一天的工作結束後他們就如同孫子、孫女般的圍繞在老人家旁邊陪他們聊聊天,老人家喜歡聽年輕人唱歌,他們就分享自己部落的歌曲,當他們唱著唱著老人家也開始唱起自己部落的歌來。
「我們沒有辦法做到一模一樣,但希望其中的精神是一樣的」原住民的歌謠有些是情境式是即興編曲的,有些則是儀式型的富含文化在其中,他們學的不只有歌,還有一個文化、一個流傳已久卻慢慢消失的部落精神;「我們真的是透過拼湊的方式,去建構我們所認為的那個傳統」有次他們到拉阿魯哇族的部落中,那裡的人口不多了,而他們的歌也才8首,但這就讓他們用了一年的時間去學,在那一年中他們就不斷的將這8曲循環播放,在車上聽、排練唱連洗澡也在哼。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傳統
相對於以往瓦旦所編的舞皆是百分只百的以自己與團員們身上留的原住民血液為來源,今年他與來自法國作曲家的羅蘭•奧澤一同合作,用的則是各自身上的傳統文化去融合、詮釋在舞台上。在今年年後羅蘭短暫的來到台灣,瓦旦便帶著羅蘭去爬一趟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內的舊部落——大禮部落,在爬的過程中他們發現越爬越高腳下的現代社會就越來越小,對面的山上卻有著水泥公司不斷砰砰砰的在炸山,但當他們最後爬上舊部落時,就像是穿越納尼亞傳奇裡的魔衣櫥那般的進入到另一個世界中,砰砰聲不見了取而帶之的是蟲鳴鳥叫與一股油然而生的平靜感,讓兩人當場受到很大的震撼,「我們剛到底走了什麼路?」而這趟路程中內心中受到的震撼也成為這次舞作的主軸——從現代走到傳統,傳統也是未來?或許他們仍不明白傳統與現代之間要怎麼取得平衡,而未來如果走回傳統會是什麼樣子,會是好或壞?也或許他們已有了想法只是不想說死罷了,就像瓦旦所編排的舞蹈般,總以一個大方向或塊狀的方式指引著,讓舞者觀眾與自己都有個空間來做調整,並隨著時間、環境等不同而有所改變。



Fashion Queen 結合Living、Life、Travel、品牌故事,讓金字塔頂端讀者能與國外時尚同步流行。Fashion Queen 深具高消費市場菁英族群的青睞,以頂層讀者的思維去編輯雜誌,精準的定位,專屬特別的您,將流行資訊、品味風尚、精品潮流、生活格調、優質旅遊等以LUXURY的角度清楚呈現,帶領時尚風格潮流的妳、將是永遠的時尚女王。
※本文由《FASHION QUEEN》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了解更多:https://www.facebook.com/fashionqueenmagazine/?fref=nf